頂點小說 > 公子千秋 > 第387章 處分和告別

第387章 處分和告別


        就連依舊盤膝坐在那兒的越千秋,此時此刻也不由得呆了呆,深感蕭敬先確實敢說。

        他就不信蕭敬先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竟然胡謅大公主不是先皇后親生的!

        要知道,大公主憑什么搶了好幾個妹妹的駙馬,憑什么在上京城中常常橫行霸道,還不是因為她是先皇后唯一的女兒,一直都因為是先皇后親生而受盡皇帝寵愛。如果沒有這一點的庇護,沒有嫡親兄弟的她怎么可能這么多年如此風光!

        “胡說八道……”皇帝同樣被蕭敬先這輕描淡寫的說辭氣得不輕,然而,蕭敬先雖說屈膝跪在那兒,卻沒有半點犯錯求饒的神態,那種徹頭徹尾的滿不在乎,就和他當年印象中被氣急敗壞的皇后勒令罰跪時的那個少年一模一樣。

        意識到蕭敬先絕非隨口而言,很可能是蓄意為之激怒自己,所謂除去王爵也并不是以退為進逼迫他,而是真心無所謂旁人趨之若鶩的榮華富貴,他最終做出了決定。

        他都已經縱容了蕭敬先這么多年,何妨繼續縱容下去?他總得看清楚,這個小舅子到底想干什么,能干什么!

        “罷了,你既然一心一意維護這膽大包天的小子,那就把他帶回你的王府去,你們倆一塊去好好反省反省!十天之內不許給朕四處亂晃,省得朕再聽到什么消息煩心!”

        也就是說,閉門思過禁足十天……這算是處分?

        越小四著實忍不住咂舌。這相比他們之前反反復復分析之后的結果,還要輕得多!然而,相對皇帝對越千秋和蕭敬先的雷聲大雨點小,他更關心的還是皇帝到底打算如何處置汪靖南。論理這冒牌舅甥倆既然都放過了,汪靖南也許亦是能逃過一劫。

        如果真是那樣,那就真的要感謝蕭敬先的發瘋了……那一刀只怕能要汪靖南大半條命!

        否則虧大了!

        就當他心中嘆了一口氣,只覺得有些遺憾的時候,卻只聽十二公主突然大聲問道:“父皇,晉王舅舅和千秋都受了罰,那汪靖南呢?我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的,他挾持大姐,要晉王舅舅交出什么勾結南朝的證據。更何況他還私底下蠱惑那個甄容去栽贓晉王舅舅!他才是最大逆不道的那個!這種人怎么配執掌秋狩司,至少也應該換人才是!”

        這一次,越千秋登時心里咯噔一下。他毫不猶豫地露出大吃一驚的表情,直接朝十二公主看了過去。卻只見她得意洋洋地朝他使了個眼色,仿佛在邀功請賞,他不禁捂著額頭嘆了一口氣。

        告刁狀也要分人的,你這樣子,任誰都會覺得是被我迷得七葷八素忘乎所以,所以這不是我指使的也是我指使的。就算北燕皇帝本來打算重處汪靖南,說不定這會兒都要考慮考慮!

        與其說這是神助攻,不如說是拖后腿!

        就在越千秋心頭哀嚎計劃幾乎失敗的時候,皇帝卻吐出了讓他極度意外的兩句話。

        “汪靖南失心瘋了,讓他告老致休吧!長珙,你暫時挑一挑秋狩司的擔子。”

        真的假的……

        這是越小四和越千秋幾乎同時生出的念頭。那一刻,便宜父子倆幾乎同時盡力壓制住了怦怦直跳的心臟。緊跟著,越小四就立時堅辭道:“皇上,臣沒干過這個,就連監秋狩司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總共只去過一回,還請皇上另擇高明。”

        “讓康樂幫你一把。”皇帝不容置疑地吩咐道,見越千秋咧嘴一笑,仿佛幸災樂禍,他就指著越千秋補充道,“記住,除卻那些最重要的軍國大事之外,給朕多下點功夫,把這膽大包天的小子給朕好好查一查。之前秋狩司的那份資料還不夠詳盡。”

        越小四雖說才去了秋狩司一天,可南朝使團的資料他卻特意調出來看過,越千秋那一份的詳細程度,他已經很咂舌了。所以,他不禁頭皮發麻地問道:“皇上要怎么個詳盡?”

        “能多細就查多細,如果知道他從前一天三頓飯吃什么,那就最好。”

        越千秋終于聽出皇帝這毫不掩飾的戲謔之意,忍不住諷刺道:“要是蘭陵郡王查不出我的身世,皇帝陛下是不是準備把他撤了?那樣的話他可就慘了,能堂而皇之查我的大吳武德司都沒拿出個結果來,更何況隔著萬水千山,只能遙遙指揮暗線的北燕秋狩司?”

        “朕沒說要查你的身世。朕只想知道,你那爺爺究竟怎么帶出你這么個小子的。從前皇后常說,從細微之處見為人秉性。只要查得夠細,朕就不信你那爺爺的狐貍尾巴露不出來。到時候,朕有足夠的自信可以牢牢捏住你們祖孫的弱點。”

        越千秋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然而,還不等他竭盡全力扳回一城,就只聽皇帝淡淡地說道:“你們既然都在這里,朕就預先給你們打個招呼。朕已經決定,兩日后親征平叛。國事全都交給左右相處置,城中兵馬盡由武陵王會同左右神武將軍節制。”

        說到這里,他看也不看一群呆滯到極點的人,用極其平淡的語氣說道:“好了,夜深之際,宮里也沒地方留你們,你們該回哪去就回哪去。”

        越小四只覺得一個餡餅砸到頭上的同時,還附帶一個女監軍,再加上一個非常棘手的任務,驚喜頓時減少了一多半。更何況,皇帝突然乾綱獨斷決定了親征的時間表,留守的文臣武將,再加上蕭敬先和越千秋一起的臨時禁足令,他在看到機會的同時,也不禁心中悚然。

        在此次的事情上,自始至終,蕭敬先充當的確實就是皇帝手中一把最鋒利的刀。而現在刀用完了,皇帝雖說并沒有因為此次的事件,除去蕭敬先的王爵,折斷這把刀,但某種卸磨殺驢的趨勢卻也已經相當明顯。

        他來不及多想,只能順勢問出了最后一句話:“皇上,臣是今晚就把這小子送去晉王府?”

        越千秋頓時火冒三丈:“蕭長珙,你什么意思,半夜三更把我掃地出門?告訴你,門都沒有!你要再啰嗦,我偏賴在你家不走了!”

        皇帝懶得再搭理這種膚淺的斗嘴,一轉身拂袖而去。他這一走,康樂連忙跟上,隨行內侍和侍衛呼啦啦走了一多半,偌大的長纓宮前院,竟是就只剩下了這寥寥數人。

        沒得到處罰,卻也沒得到褒獎的徐厚聰,此時此刻反而是最輕松的一個。他只覺得之前自己已經升遷太速,如今皇帝沒有交待他什么,這反而是最好的結果。如果平叛時他能夠隨行護衛,那自然最好,如果不能,留下來整飭禁軍,他也可以充分展現手腕。

        要知道,禁軍三將軍之中,汪楓必定會因為父親汪靖南的告老致休受到影響,晉王蕭敬先則要在家禁足十日,之后皇帝很可能會把人高高供著。既然沒有了競爭對手,他若還不能脫穎而出,那這幾十年如一日地錘煉苦熬豈不是白費?

        皇帝總不可能一直讓身為內侍的赫金童真正統領禁軍,那不過是個監軍的角色。

        因此,他一點都沒打算留下來和這些身份各有玄虛的人共處,客客氣氣一拱手道:“時候不早,我明日還要當值,先告辭了。”

        徐厚聰周到妥帖地團團一揖,隨即拔腿就走。

        而他剛一離開,直起膝蓋,緩緩站起來的蕭敬先彈了彈衣裳前擺,看了越千秋一眼微微一笑,仿佛不記得剛剛那驚世駭俗的王爵贖罪之類的話語,竟一把拽起十二公主就往外走去。

        十二公主本來還老大不情愿,想對越千秋說幾句話,可當聽到耳畔傳來那輕輕的來日方長四個字,她立時老實了下來,只在臨走時使勁對越千秋眨了眨眼睛。

        越千秋才不理會她是什么意思,當這些人已經走了好一會兒,他慢吞吞爬起來,拍了拍屁股,旋即似笑非笑地瞅著越小四。兩個外人認定的死對頭你眼看我眼,最終二話不說突然伸出了拳頭。剎那間,就只聽砰砰連響,兩人頃刻之間連轟了彼此五拳,最后才同時疾退。

        “臭小子,不錯嘛!我給你一晚上,明早滾蛋!”

        “你叫我滾就滾,我豈不是很沒面子?不走,后天再說!”

        “放屁,皇上都金口玉言了,你還敢討價還價?”

        “皇上又沒說立時三刻就要我搬走!總之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別想支使我!”

        唇槍舌劍了幾句,兩人同時冷哼一聲,隨即氣沖沖往外走去。只不過論及對宮里道路的熟悉,越千秋自然及不上越小四,到最后他不知不覺就落后了幾步,只是悶頭跟著前頭那人。

        直到發現四周圍仿佛越來越僻靜了,他方才腳下有些遲疑。

        就在這時候,前頭的人突然停了下來。

        猝不及防的越千秋雖說已經放慢了速度,可還是險些撞了上去,就在他急急忙忙想要穩住身形的時候,卻只覺自己忽然被人緊緊抱在了懷里。

        如果是白天,他一定會不假思索地把那家伙推開,可如今是夜深人靜之際,四周圍沒有人聲,只有蟲鳴,因此他在僵硬了片刻之后,并沒有太過反抗。

        可發現越小四久久都沒動彈,他還是忍不住叫道:“喂,你夠了沒有,肉麻死了!”

        “就當我在抱諾諾!”越小四低低笑了一聲,等腳上被越千秋氣得踩了一下,他才稍稍松開了手,卻是趁機屈指彈了一下便宜兒子的額頭,“應該就要告別了,回頭到家里,你肯定不肯順著我,索性就在這兒把該說的話都說完。等日后見到老爺子的時候,你記得告訴他,我一定會把平安帶回去給他瞧的!”

        越千秋微微怔了怔,隨即不禁生出了深深的感傷。哪怕他剛剛和越小四唇槍舌劍吵得再兇,明天也不可能真的賴在蘭陵王府不走,臨走時再在越小四書房里呆上很長時間也顯得反常。眼下這時候,真的可以說是最后的告別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一拳捶在了越小四的肩膀上:“臭老爹,我和諾諾等你回來!”


  http://www.zomhpq.live/books/14/14309/49411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zomhpq.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lvsetxt.com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